笔趣阁 > 我真不是谪仙人 > 第141章 独臂道姑
    虎丘镇,吉云客栈。

    周福云在前,楚逸在后,两人来到吉云客栈门前。

    客栈门前,两边站立着身穿黑色铠甲的禁军,显然是为了保护客栈里面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云州,烟凌书院。”周福云望向一个四十多岁的禁军将领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那禁军将领看了楚逸好一会,疑惑道:“周大人,这云州不应该是象山书院,这烟凌书院怎么冒出来的,没听过嘛!”

    周福云面无表情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那禁军将领摇了摇头,暗道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不过,他虽感到好奇,但能够从传送阵走出来的便是某州文华榜第一的书院。

    如今南唐重文,书院里这些看似柔弱的书生,可保不准哪天进士及第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他身为禁军将领,这些事他还是有些眼力劲的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读书人,他这个粗莽武夫还是比较敬重的,能不为难就不为难。

    周福云斜眼望向楚逸,冷声道:“看什么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福云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楚逸也不生气,对着周福云离去背影大声喊道: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温庭恺早就不爽,凭什么对他们冷言讽语。烟凌书院能够来到京都,那凭是书院实力。

    玉环见他在生闷气,小声道:“二哥,大哥都没生气,你就别生气。再说,这里是京都,万事须谨慎。”

    温庭恺听得也是这个理,小声叹道:“就是觉得憋屈。”

    那将领笑望着楚逸,抱拳道:“在下李刚。不知公子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楚逸抱拳还礼道:“李将军,在下楚逸,烟凌书院院长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?”李刚诧异道。

    在他印象中,书院院长都是那些学识渊博的大儒,年龄上至少也得不惑之年,这天底下哪里有如此年轻的院长。

    楚逸笑道:“李将军若不信,可查看文牒。”

    李刚歉意道:“楚院长有所误会,查看文牒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楚院长稍事休息,一个时辰后我会派人送诸位进都城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李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刚抱拳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随即,一名禁军士兵领着楚逸一行人上了二楼。二楼陈设简单,但不失雅致,且宽敞明亮,里面摆放九张圆桌,并配有九张椅子。

    桌子上放有桌牌,上面分别写着南唐九州:燕州、赵州、齐州、魏州、秦州、楚州、韩州、陈州、云州。

    四大书院当中,象山书院在云州,东林书院在楚州,岳麓书院在秦州,万木草堂在燕州。

    那名禁军士兵将他们带到有‘云州’桌牌的那一桌前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楚逸抱拳致谢,转身朝左侧望去,就见‘楚州’和‘韩州’两桌之人纷纷望向他,脸上均是疑惑神色。

    这时,‘楚州’那桌有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年轻男子站起身,径直朝楚逸这边走来,拱手作揖道:“这位可是象山书院易水寒易公子?”

    楚逸楞了片刻,心中一阵苦笑,这古代通信不畅有多么严重。不过,那也说明,这个易水寒成名太早,早已名声在外。

    楚逸抱拳回礼:“在下楚逸,云州烟凌书院院长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书生一脸惊愕,不解道:“那象山书院何在?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,那年轻书院突然意识到刚才的问题有多么愚蠢。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从未听过云州境内有烟凌书院,也没听过楚逸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但能够来到这里的书院,必定所在之州文华榜首。

    自南唐开国以来,创立文华榜之后,四大书院每届文华盛会必定相遇京都。

    象山书院的底蕴和实力,世人皆知,在云州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后起之秀可以盖住象山书院?

    楚逸见那人似乎不相信,但又不想更多解释,转移话题问道:“不知公子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那书生这才清醒过来,道:“在下东林书院项星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人忍不住追问一句:“你刚才说,你是书院院长?”

    楚逸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那书生似乎不敢相信,这书院院长通常都是德高望重或才华横溢之辈,怎会如此年轻?

    那书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拱手告辞,转身回到座位上去。

    突然,外面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客栈外,李刚佩刀出窍,身后禁军个个如临大敌,神情崩的极度紧张。

    此时,客栈上方,先前那年轻剑客临空站立,望着远方那片树林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猛然间,一道身影急速穿出,在距离啥年轻剑客十丈之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年轻剑客冷喝道。

    来人是个独臂道姑,看上去,只有三十多岁,长的颇有姿色,却独独冷面寒霜,拒人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独臂道姑冷声道:“少废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独臂道姑直接出手,只见她右手拂尘,瞬间暴涨,化作上百根利箭飞向那年轻剑客。

    年轻剑客不敢大意,右手掐诀,仙剑出窍,一道剑光狠狠朝那拂尘化作的利箭斩去。

    那上百跟利箭似有灵性般,瞬间散开,犹如天女散花,好似花瓣,而那道剑光犹如花蕊。

    花瓣骤然收缩,瞬间将那道剑光吞噬其中。

    年轻剑客心中大凛,方才过招只不过是双方试探,哪曾想这独臂道姑如此厉害,若论修为至少也是元婴境。

    他也就金丹中期剑修,真要遇到那些老元婴,必定讨不到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他职责所在,哪里肯退让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里是皇家重地,还请速速离开。”年轻剑客毫无畏惧道。

    独臂道姑冷笑几声,道:“看在道衍真人面子,给你活命的机会。倘若你还冥顽不灵,那就不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搞的有些莫名其妙,这客栈里都是书院弟子,怎么会跟一个元婴修士有过节,以至于冒如此大的风险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里都是书院之人,似乎跟您无冤无仇吧。”

    独臂道姑冷声道:“这个你管不着,我且问你,你走还是不走?”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,恕难从命。”年轻剑客果断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独臂道姑不再留手,手中拂尘猛然收紧,转瞬之间,化作一柄白色仙剑,那道姑身上剑意陡然增强数倍。

    “是剑修!”

    年轻剑客心中再次震撼,没想到遇到的竟是一个元婴剑修。难怪方才交手,这道姑轻而易举便化解剑意。

    剑修遇到剑修,通常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,谁能扛下了,谁就算赢了。

    客栈内,楚逸和荆无命望着外面,两人眉头皱的跟毛虫虫一样。

    “荆大哥,这独臂道姑好强。”楚逸心声道。

    荆无命心声答道:“咱们运气不是一般的好,刚到虎丘,就遇到元婴剑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楚逸心里大凛,思索道:“荆大哥,这独臂道姑莫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吧?难度是血红刺派来的第三波杀手?”

    荆无命一时无法断定:“是不是血红刺派来的,暂时不知晓。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这道姑应该是冲着这里来的。是不是我们,暂时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逸也是颇感无奈,忽然想起临行前自家先生说的那句话:“金丹,在庆阳还算可以。可到了京都,境界还是低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还是静观其变。”荆无命交待道。

    楚逸心声道:“如果这道姑对我们出手,荆大哥你护着他们,由我来对付她。”

    荆无命沉吟片刻,心声道:“好。到时公子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那道姑或许顾忌道衍真人的威名,对那年轻剑客似乎并未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境界上的差距,尤其是剑修之间,那实力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    独臂道姑在其剑刺入他胸膛时,猛然收剑,然后右掌推出,将他打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响,那年轻剑客砸向地面,跌落坑里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独臂道姑飞身落下,朝李刚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李刚身为禁军校尉,奉命护送这些书院之人前往京都。倘若在这里他们有任何损伤,他的小命也算走到头了。

    可他想拦住这个独臂道姑,可不知怎么的,两条腿仿佛千斤重,根本迈不动,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话还没说完,李刚及其他身后的那些禁军全都倒地不起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客栈里,那些人个个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那道姑一步一步走到二楼,目光扫过众人,最后落在玉环身上。

    楚逸暗道不妙,这道姑分明是冲着他们来的。楚逸朝荆无命看了一眼,决定出手与她相搏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异变陡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