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始 > 第741章 脚踩炎煌
    炎煌剑宗,百宝阁。

    一群炎煌剑宗的内门弟子,簇拥着一位身着红色剑袍,剑眉星目的青年男子,仿若众星捧月般。

    若是古天奕在这,一眼就能认出这位青年,倒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正是在寒天剑城,被古天奕种下了天龙帝咒的古言之。

    炎煌剑宗的炎煌剑一脉,与寒天剑城交好,因此在斗剑大会之际,炎煌剑一脉的宗主受寒天剑城太上二长老之托,派遣古言之前往寒天剑城助战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忙不是白帮的,而是有好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这次的斗剑大会时,因古天奕等人的变故,引出了不少事情。太上二长老带狐雲上师和冰鸢上师,随天元龙卫追捕古天奕等人,因此许诺给古言之的好处,始终不曾兑现。

    因此,古言之便在寒天剑城之中,等候了几天。直到太上二长老和两大伤势阵亡的消息传回,他才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经此一行,不仅没得到任何好处,反而被古天奕下了一个随时都能要命的天龙帝咒,真是倒霉到家了。

    这不,刚回炎煌剑宗,便做回了高高在上的炎煌弟子。受众人敬仰膜拜,威风八面。走在内门,谁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古师兄。

    “古师兄,听闻您突破在即,需要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。因此兄弟们商议了一下,凑了些灵玉,去百宝阁买下一枚超七品培元丹,助古师兄早日成就武王七重之境界。在三天后的论道大会上,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一人赔笑道。

    此人一开口,旁边众人也随之附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难得你们有心,将来等我做了炎煌长老,必然不会亏待尔等。”

    古言之笑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得意,这种高高在上的日子,才是属于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古师兄太谦虚了,以您的资质,将来即便做咱们炎煌剑宗的第一宗主,都绰绰有余。若是让您做了炎煌长老,绝对是大材小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古师兄的资质万古无双,乃是我炎煌剑宗万年难得一见的天骄。率领炎煌剑一脉,重夺炎煌剑宗的掌控权。打压八方道门,不过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吹嘘,虽言不符实,但对古言之来说,却是极为受用。

    “各位抬举我了,压过八方道门,是必然之事。不过,炎煌剑宗有规矩,每一脉只有最强者才能担任宗主。我虽有几分资质,但和我大师兄古琮相比,还是欠些火候。他,才是我炎煌剑年轻一脉的第一天骄,也是我师父心目中,继承宗主之位的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古言之笑道。

    言语之间,已经到了百宝阁前。

    众人簇拥着古言之,刚要入阁,但见从正门之中走出一位黑衣青年,正是李七剑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古言之远远的见了,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随行之人都是察言观色之辈,自然察觉到了古言之的异常,有人连忙道:“古师兄,此人是张宗主昨天刚收的亲传弟子,听说叫李七剑。看来,张宗主也是病急乱投医,竟然收了个武王二重的。咱们师兄弟当中,随便挑出一个,实力都要凌驾于此人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李七剑嘛……”

    古言之眉头微皱,面露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宗主此番收徒,一下子收了三个,这李七剑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三个?”

    古言之问。

    “对,一个是李七剑,一个叫姜芸欣,还有一个,好像叫什么古小鱼,听说实力都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古言之的眼中,当即来了神采。

    他被古天奕种下了天龙帝咒,即便现在无事,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。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,让他尤为不安。

    “姜芸欣应该是跟在古天奕身边的那个贱人,至于古小鱼,倒是不曾听说。但既然实力强不到哪去,自然也是不用怕她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不知什么缘故,古天奕和那么魔修竟然不在。两个最狠的不在,这炎煌剑宗又是我古言之的地盘,即便他们同为炎煌弟子,也远不如我古言之的地位高。若是控制了李七剑和那姜芸欣,逼迫古天奕为我解开那咒,我便不再受制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天元神宗的大人们正通缉古天奕,找不到古天奕,将他身边的人抓去,威胁他现身。这对我而言,也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可以借此机会攀上天元神宗的强者,有机会进入主族。”

    古言之暗暗盘算道。

    回到主族,是每个分族之人,梦寐以求之事。

    “古师兄,你看李七剑手中所拿的,好像是超八品灵粹,金龙脉!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金龙脉是修炼金光神咒的必要之物,也是难得的金属性灵粹,珍贵无比。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古言之闻言一笑,道:“兄弟们,那金龙脉,我要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便纵身一跃,直奔李七剑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苍穹之上闪过一抹星光,一道闪烁着璀璨光芒的身影从天而降,仿若一颗流星,将古言之一脚踢倒,踏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人大跌眼眶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,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把古宗主的亲传弟子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古言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踢懵了,在地上趴了一会儿,直接吼道:“谁特么不要命了,敢对老子如此不客气。我乃炎煌弟子,古言之!”

    “区区炎煌弟子,也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?别说是你,就连你师父来了,也得客客气气的跟我以师兄弟相称。”

    声音传来,古言之不由得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他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语气虽颇为平淡,但对古言之而言,却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。让他瞬间想起了几天前,在寒天剑坛之下,生命被人掌控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古……古天奕!”

    古言之颤颤巍巍道。

    来者,正是古天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炎煌剑宗?”

    这正是古言之不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天霖新收的三个弟子,并无古天奕之名啊。

    “古师兄,他……他是昨日刚刚册封的,荣耀弟子。”

    有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荣……荣耀弟子?”

    古言之都要骂娘了,神特么的荣耀弟子,那不是封给死人的荣誉吗,古天奕为何会是荣耀弟子?

    而且,这群人为何不早说。

    “荣耀弟子,不过是虚名,古师兄这个炎煌弟子,可是货真价实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此人刚才能一脚踏倒古师兄,不过是偷袭而已。他区区武王三重的修为,如何是古师兄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荣耀弟子,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幸灾乐祸的议论着,等待着古言之大发神威,收拾古天奕。

    到时,他们也好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