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始 > 第743章 古琮
    全要?这特么疯了!

    见众人都是一副族谱集体升天的表情,古天奕轻咳一声,道:“各位师侄,该不会是想出尔反尔,舍不得吧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特意瞥了古言之一眼。

    古言之本就对古天奕心怀恐惧,如今又听他说出这不悦的话来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连忙开口道:“师叔不要误会,我们觉悟出尔反尔之意。只是……师叔如今是何境界,竟要用到这么多的资源。我们听闻,不由得心生惊讶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其他人也连忙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?我乃武王三重大能强者,如今已达到三重巅峰,距离第四重,也只差一步之遥。用这些资源,助我达到武王四重的境界,也是物尽其用了。各位师侄放心,师叔不会白要你们的供奉,等我飞黄腾达之日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古天奕笑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尼玛,这还要点脸吗,武王三重就敢自称大能强者?在场众人都是炎煌剑宗的内门精英,最差的也是武王三重。

    而且,从三重踏入四重,用这么多资源?就算是武尊三重,也是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们出门匆忙,手头上可没带这么多灵玉。要不,今天就少要一点,将就一下?”

    古言之道。

    “修行一途,何来将就之说?灵玉不够,就先记在账上,若是还不够,那就记古宗主的账。若不是他,我还当不了这荣耀弟子呢,这可得好好感谢他一番。”

    古天奕说着,又冲百宝阁的众人摆了摆手,道:“还愣着干嘛,我这荣耀弟子的身份不好使,使唤不动你们是吗?赶紧的,给我全部打包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古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百宝阁的弟子不敢有所动作,只能犹豫着望向了古言之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古言之,你要拒绝?”

    古天奕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古言之刚要解释,古天奕当即大手一挥,冲着百宝阁的弟子道:“听见了吗,古言之都发话了,你们还在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去办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百宝阁众弟子拱手道。

    他们对这位来历未知的荣耀弟子知之甚少,但对古言之却十分了解,这是个连亲爹都不敬的人。但对古天奕,却如此毕恭毕敬,仅仅从这点看来,就足以断定,此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百宝阁弟子手脚麻利,很快将那大量灵粹打包好,足足放了三只乾坤袋。其中,金属性灵粹较为常见,因此占了九成以上。而那滋养精神力量的灵粹,量虽少,但价格比之那金属性灵粹,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“师叔,这些灵粹,共价值十二万三千五百灵玉,阁主有令,让我们给您抹个零头,就收十二万三千即可。”

    百宝阁的人将乾坤袋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抹什么零头啊,难道咱们炎煌剑宗,堂堂古宗主,差这五百灵玉?告诉你们阁主,该多少灵玉,就多少灵玉,到时候统统去找古宗主讨要。少一个子,就是不给古宗主面子。”

    古天奕将三只乾坤袋收入怀中,朗声笑道。

    第二宗主这个老家伙为了削弱八方道门的实力,忽悠古天奕做了什么荣耀弟子,今日之事,也算是稍稍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十二万的灵玉,这可是个天文数字,古言之一介小辈,自然拿不出这么多。这笔账,到头来就只能落在古宗主那老家伙头上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啊,你算什么东西,敢让我师父替你付账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百宝阁外惊起一道凌厉的剑意。

    人未至,声音先到。

    剑气虽无影无形,却蕴含着极为强悍的杀意,比之有实体的宝剑,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古天奕瞬间警觉,灵力涌动之下,两道星光在他背后乍现,化作两只星光璀璨的羽翼。席卷之下,将他与李七剑护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剑气与天星凤翎碰撞,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错之声。

    当天星凤翎散去的瞬间,一道身材短小精悍,穿着暗红色剑袍,面容面容阴鹫的男子缓步踏入百宝阁。在他手中,一柄炎煌剑武魂,激荡着暗红色的气息,像是火焰,又像是血液。

    此人的炎煌剑武魂,似乎与寻常的炎煌剑,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古言之见到此人,眼中闪过喜色。但这一抹欢喜瞬间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满脸的愁容。

    来者,正是炎煌剑宗第二宗主的亲传弟子,号称炎煌剑一脉第一天骄,古言之的大师兄,古琮。

    那强横的气息,已然达到了武王八重的境界,对古天奕形成了压制。

    此人,与寒天剑城的古泽杉一样,有望进入天元神宗,回归主族。

    如今此人出关来此,古言之喜的是,有人给他做主了。忧的是,自己这位大师兄行事果断,出手狠辣,且从不计较后果。若是他与古天奕为难,二人之间势必要有一场纷争。

    虽说他巴不得古天奕吃亏,但如今身上有古天奕种下的天龙帝咒,古天奕若是不好受,他也休想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古琮师兄!”

    跟随古言之的一众随从连忙拱手道。

    他们见了古琮,简直就如同见了救星。

    古琮的目光送众人身上扫过,最终落在了古言之身上,声音冷漠道:“言之,今日之事,你是什么意思?平日里,你顶天立地,即便是炎煌长老,尚且不惧。如今,为何要对一个小小的三重武王言听计从,不敢反驳?”

    “你这矮子,会不会说话,什么叫小小的三重武王?看清楚了,老子是堂堂荣耀弟子,与宗主平起平坐。你是古言之的师兄吧,论辈分,你还得喊我一声师兄呢。”

    古天奕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荣耀弟子,不过是糊弄鬼的虚职罢了,也就这种傻子,会拿着鸡毛当令箭,真把自己当棵葱了。而且,我最恨的,就是别人喊我矮子,今日,我要让你为自己的狂妄无知,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古琮声音冰冷,从始至终,都不曾收敛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杀意。

    “想对我少主出手,先过我这一关!”

    李七剑上前一步,挡在了古天奕身前。

    大手一挥,裂天魔剑武魂,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此剑虽其貌不扬,但却让古琮感到了一丝忌惮,眼睛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不过,见李七剑只有武王二重的修为,不由得嗤笑一声,满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古琮把剑一纵,狰狞炽热的剑气,骤然爆发!